18种你无法想象的未来设计师角色

昨天的平面设计师将会成为今天的UX设计师。那么明天的UX设计师会变成形象程序员或人造器官设计师吗?按照这些资深设计师所说,答案是肯定的。

 设计正在逐渐发展成熟,从一种比较文艺的产业演变成一种解决棘手技术和社交问题的领域。并且,伴随复杂问题的增多,公司也开始招募越来越多的设计师,这使得设计加速发展。

来自设计咨询公司Artefact的招聘人员Dave Miller说:“在未来的五年中,设计作为一种专业领域会持续不断的发展成既技术又富有创意的混合多元的产业。

新的一波设计师正在通过正式的教育学习以人为本的设计思考——学习如何将调研,互动,视觉和编程交汇在一起去解决21世纪的大难题——如何向领导力前进。并且,他们会将整个产业推上一个新高度。

这是被要做很多招聘工作的人们定义的18个未来最重要的设计工作,大部分人放眼未来的三到五年,当然也有一些人看到更远的未来

增强现实设计师 | Augmented Reality Designer

由Artefact的联合创始人Gavin Kelly提名

随着AR(增强现实)技术的进步,新的信息已经可以通过此技术与现实的真实世界无缝衔接。因此,这会带来对设计师的需求会持续增长,特别是那些有良好直觉,且有丰富多元行业经验,包括从娱乐到教育甚至保健行业。

形象设计师 | Avatar Programmer

由Android andChrome的UX总监Glen Murphy提名

我们的一些名人客户会需要设计师的帮助,让他们在例如虚拟实境、手机游戏和电影中的形象得到最佳的展示。

这意味着要以最好的方式展现名人的形象,需要各种多边形的模型,在根据虚拟模型变形和捕捉骨骼动画以在虚拟实境中让他们充满感情的进行智能演说

对于一些AI人工智能的程序来说,这显得尤为重要。其实这种工作已经出现了,只不过这会变的越来越重要,并且难度、复杂度会一直增加。当这些展现方式变得越发主流以及强大, 这些名人客户就会想不断增强对自己的形象的控制力,就像他们在其他媒介中所做的一样。

首席设计总监 | CDO,

首席创意总监 | CCO

由Fuseproject的创始人Yves Béhar提名 

首席设计总监或首席创意总监会是每个公司都有的职位,他们的职责是最大化设计的效率和功能,并且巩固设计在每一个过程中的作用

设计在很多现代的成功企业中变得越来越重要,设计师开始在许多关键的过程提供自己的深刻见解,而不再是在整个过程的最后才被牵扯进来,只是为了把东西变得好看。

在未来,设计师在每一个团队都是不可缺少的- 是一个确保每一个环节都是经过良好设计的角色。

首席遥控体验设计师Chief Drone Experience Designer

由Artefact的联合创始人Gavin Kelly提名

一些像亚马逊一样的公司正在他们的商业模式中展开无人操控的技术。当然,对此熟悉的体验设计师的需求也会持续不断增长。

比如说,客户互动体验是怎么样的呢?私人的关注点是如何被调整的呢?如何与半自动的机械建立信任呢?

管理者 | Conductor

由Microsoft Research的调研总监Bill Buxton提名

从音乐的角度来打个比方,设计就像是创造新的乐器一样。

每一件乐器自身都是非常美妙的,但真正的考验是如何让乐器们一起美妙的演奏,成为一个整体。

这就需要由管理者用他们所展现的创意和功能去引领。这些职业固然重要,但是这些职业之间的关系也同样重要。若是没有管理者的指导,我们只会像快速的完成任务,也会遇到更多更复杂的障碍。这些复杂的障碍其实也只是一些简单的事物累计起来的——无论是多么好玩,多么简单,或者是多么的让人渴望-没有管理者的话,很快就会超出我们所能应对的能力范围。

因此,在今天,管理者当然有责任要处理好设计师之间的关系,并且确保他们能够一起创造出来的价值远远超出他们的个人价值。

控制设计指导 | Cybernetic Director

由Google材料设计,副总裁Matías Duarte提名

控制设计指导主要负责创意执行和高度自主化的媒体服务。他们会以一种独特的视觉语言来训练控制艺术总监和视觉设计机器人。他们会展现他们在创意项目上的具有抽象思考能力的领导力,从一开始到创意发展,并且会一直持续并且保持创新力。

控制董事会需要精通北美观众的视觉语言与和传统以及他们的亚文化。这项工作至少需要四年的视觉传达、图形艺术、现代美国研究或与此相当的正式培训,以及至少10年在媒体、通信或娱乐等方面的相关工作经验。曝光和熟悉现代流行的西方媒体是额外的奖励,而不是替代品。此外,它也需要学习系统培训和熟练掌握HALtalk 9000、Lovelace++和人类与机械人关系的经历。

五年的机器学习将使计算机能够使人类对审美选择的种类变得更加靠谱和迅速。这将使更多的个性化体验成为可能。想象一下,当你在阅读一篇杂志文章的时候,照片的编辑不仅意识到你是一个广泛的读者之一,还知道你具有视觉流畅性而且比你的配偶更加亲密。然而,是谁教计算机做出这些创造性的选择的呢?当每一篇文章都想有自身的编辑特点和出版风格的时候,我们该如何平衡个性化的可能性?培训和指导创新机器将是未来最令人兴奋和最重要的创造性工作之一。就从今天开始吧。

礼宾服务指导 | Director of ConciergeServices

由Lunar公司的总裁约翰.埃德森提名

和一般公众相比,零售商将利用大数据的力量给他们最有价值的客户提供更高的服务水平。精明的商家将更像航空公司或信用卡发卡机构那样开始行动,并真正专注于小比例的贵宾客户,因为是他们驱使利润百分比不成比例。礼宾服务将提供各种定制的服务,这些服务通常与高净值的品牌如美国运通百夫长相关服务(“黑牌”)紧密联系:专属福利也是定制化的产品以及精心设计的服务来迎合个人的口味。

体现交互设计师 | Embodied Interactions Designer

由设计总监马特.Schoenholz提名

蒂格.史格林在过去30年中,已经要求设计师们投入大量的精力。毕竟,他们一直是如此多的内容和如此多的交互的源头。他们仍然需要我们周到的关注,但我们也会看到很少在屏幕上显示的软件的崛起。或者,也许它会在屏幕上显示,但屏幕是现实的覆盖或虚拟现实。这些新的互动模式需要一种新型的设计师:一个专注于体现交互的设计师

无论这种实施方案是物理的还是虚拟的,这种新型设计师都关注虚拟和增强现实,以及嵌入到事物和空间中的计算机。因此,这个角色是接口模式语言和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替代或仅仅屈从于屏幕为基础的图形用户界面的接触点中的专家。这种设计师将借鉴工业设计和架构的实践经验,使她能够对面向空间的交互进行建模。

尽管这些新的材料迫使设计师密切关注形式和空间的特质,但是他们掩盖了至关重要的幕后复杂性。体现交互设计师必须在保护隐私的同时,通过数据集挖掘它们的价值。她必须善于说服不同的企业利益相关者对产品价值的认可,并能够争取设计资源。她必须有远见,发现算法和大规模的系统中的偏差。稍有不慎,就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融合主义者 | Fusionist

由主要研究设计师阿斯塔·罗斯韦提名

微软早期的技术在其最基本的形式像一块巨大的冰:不仅很方便、笨重,而且需要专家来处理。现在,随着技术的融化,它将从固体转变为液体,再由液体转换为气体,渗透到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并创造一个跨学科的机会。这种扩散将为未来的设计工作打下基础。因此,设计师的角色将是艺术、工程、研究和科学的融合。她在工作的无缝跨学科批判性思考的能力以及将他们最好的方面进行展现将使她们成为“融合主义者”。

尽管她们已经精通经典的设计技能,这些融合主义者仍要将这些技能和一个“通才”的方法进行融合,并形成一种技术,在跨学科和兴趣小组的环境中工作。在许多情况下,这些“融合主义者”会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她所拥有的技术将需要她扩展自己的能力。她需要成为一个专家合作者和传播者,扩大她的词汇量以便她能够反观专家从事的离散项目。这些“融合主义者”依然会受到对未来的热情,以及像统一车辆驾驶那样获取最佳体验的激情来使用设计的能力的驱使。

我们面临的全球性的挑战只有通过思想和行业的合作以及多样化的观点才能得以解决。融合主义者的挑战和回报在于她沟通、理解以及通过设计来连接各个部分的能力。这已经开始发生在生物制造和可穿戴技术的新兴领域中。源于生物技术,生物制造是介于生成我们赖以生存的下一代可持续材料和解决方案的设计与科学之间的一种新的跨学科的运动。艺术家和生物学家们坐在一起解决同样的问题的情况并不罕见。

此外,为了创造进入我们的纤维和皮肤的技术,可穿戴技术将涌现一大批时尚设计师和与工程师共同合作的艺术家。融合主义者将充当新兴领域之间的桥梁,他们通过交流和设计召集各方面人才的能力将有助于带来最大的经验。

人体器官设计师 | Human Organ Designer

由New Deal Design创始人GadsAmit提名

人体器官设计师将是生物工程和设计的专家,设计新器官和人造四肢。他们擅长实现端到端设计以及即时可用或者用户定制的器官;他们在生物电子学所包括的软件和硬件有丰富的知识储备量;可以与处理多样生物子系统的团队一同工作。

我们已经基本实现再生人造生物性适用组织了。一些组织将由基因工程制造出来,一些将会在生物反应器中制造出来,还有一些则将与微电子结合生产。人造人体器官的未来即将来临。那么谁来为用户进行设计和适配呢?这早晚将是设计师的工作。

智能系统设计师 | IntelligentSystem Designer

由Artefact的执行总监JohnRousseau提名

智能系统的设计师不设计分离独立的对象或者体验,甚至也不是在设计实现解决方案的软件系统。这类设计师在一个巨大且多元的专家网络中工作,目标是创建一种持续改进的审美通用语言。这个人设计的系统可以涵盖多样化的领域,这些领域的用户则是设计师,艺术家和科研人员。

干预设计师 | Interventionist

由Ideo New York的外景导演AshleaPowell提名

干预设计师已经存在于我们之中了,只是我们还没有明确指出他们的角色并培养相关的人才。由于组织和他们所面对的任务变得越发网络化和复杂化,帮助他们接受新的理念并建立一个更好的未来变得更加复杂。干预设计师的工作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了,现在也正是塑造干预设计工作方法的时候,无论是设计转换移情的体验,还是主持辩论。这些设计师的拥有组织心理学和行为变化的背景,同时也是发起创造性讨论的专家,设计出人意料的问题,同时回避引发不快的讨论。

机器学习设计师 | Machine-Learning Designer

由Huge CEO AaronShapiro提名

机器学习设计师的工作是为公司创造人工智能产品而建立数据模型和算法的人。这些产品甚至可以在客户提出需求之前满足他们。机器学习设计师应该不止设计体验,也要确保它使用的是最佳算法。数据,设计和人工智能将会是将会是数字体验的前沿。公司将会在个性化与市场营销智能化中进行竞争并获得胜利。拥有最智能,最个性化的产品和体验的公司将会在吸引与维持用户上做得最好,在这个世界上,好的AI会成为用户体验的基础,比起没有智慧体验的公司,拥有智慧体验的公司将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项目主管 | Program Director

由Artefact的招聘人员DaveMiller提名

这是设计公司版本的项目总监,贯穿整个计划的管理,实现和用户服务。这个角色是商业战略家,他们明白一个计划或者产品背后的『谁』『是什么』『为什么』,同时深刻理解作为一个设计师和开发者背后的含义,也拥有改变和对产品产生影响的能力。他们与设计总监是平级的,也多半有创意工作的背景。他们参与设计、研究和工程。他们也为项目的成功负责。他们掌控时间线和客户互动,同时在他们深厚的工业背景上建立长期关系。

实时3D设计师 | Real-time3-D Designer

由Artefact的招聘人员DaveMiller提名

虚拟和增强现实是设计与技术探究的前沿。交互设计和游戏设计将会碰撞并一体化。所有以在这个领域形成完整体验为目标的团队需要3D设计师。

作为工业的游戏设计有其受关注的规则和技术:为了保持高水准,需要多年的训练。有此作为训练,高级的3D设计师将会作为先锋,离开游戏设计团队而与产品团队一同在解决交互问题的时候创造环境和高效的工具。学校的课程以及发生改变,在3D和UX规则共同合作,创造一个相同的未来。

模拟用户设计师 | Sim Designer

由Artefact的联合创始人与首席Rob Girling提名

模拟用户设计师将用户数据、行为模型和统计模型集合起来设计可以推送预测未来用户行为的模拟用户。通过这种方法——人造模拟用户提供模拟阅读、推特、评论和预测用户数据——未来的产品,广告竞选,软件,环境和服务都将极大的获得相应的『经验』。这些模拟信息可以在产品实现之前帮助设计进行改善。但是否这些模拟预测信息将替代真人访谈呢?这点依然值得怀疑。

合成生物学/纳米技术设计师 | Synthetic biologist / Nanotech designer

由Autodesk CEO CarlBass提名

在五到十年中,可以看到现有的癌症治疗手段非常野蛮。化学疗法不仅仅杀掉癌细胞,还会杀掉身体内所有类型的细胞。我们已经在制造定制化药物的路上了,在五年内合成生物技术将设计出依照用户DNA的治疗方法。药物可以在软件中进行设计,再使用3D生物打印机打印出来。

Uber司机 | Uber Driver

由Artefact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Gavin Kelly设计

奇点到来,再也没有设计工作了。

作者:来自谷歌、微软、Autodesk,Ideo,Artefact,Teague,Lunar,Huge,New Deal 和Fuseproject的设计师们

翻译、校对:夏天、谦浩、黄灿灿

文章推荐:一棵树

1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