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2016 实录 | 范凌:人、环境和组织的交互

382358510898680564

从传统的商业时代,到现在的电商时代,设计从华丽的橱窗, 延伸到小小的购物界面, 这看似不起眼的一系列变化背后, 蕴含了哪些设计人的商业逻辑?3月28日,在阿里巴巴年度UCAN2016用户体验设计论坛上,特赞的创始人&CEO范凌就「设计赋能商业」带来了一次精彩的演讲。

过去的未来:人、环境和组织的交互

演讲 | 范凌

406131913163790175

今天非常高兴来到UCAN大会,阿里巴巴是我非常欣赏的一家公司。

首先我对「设计赋能商业」这个主题非常感兴趣。正如我刚才在沙龙环节讲的,经济下行的时候,企业和商业特别需要被帮助。我对商业的认识就这三个问题——人、组织、环境:商业使人高效的组织起来,商业使组织高效的改变环境(既包括物理环境也包括人文环境)。增长的有效性就是商业的根本目的。

交互简史

573995398460037629

请大家猜一下上述两张图的共性……

这两张图片记录了发生在1970年前后的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是全世界最大的客机——波音747——诞生了,747至今依然是最大的客机,我们也依然靠747做长途旅行。第二件事情是互联网的前身阿帕网(ARPRnet)诞生。这两个东西是同龄的,飞机基本上没有变化,而阿帕网早已经日新月异了。70年至今40余年,70年向前推进40余年,1925年左右的飞机还无法跨越海洋、双翼、只能运几个人。但是25年-70年,飞机发生了质的变化。为什么飞机的创新和增长停滞了?为什么互联网却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发展?

我把过去的40多年称为「交互」的历史。虽然是一个新的行业,但是交互不是新概念。也是在1970年左右,麻省理工学院有一位年轻老师尼葛洛庞帝,他是建筑师出生,但却对建筑形成环境的固有模式产生了质疑:为什么我们面对不同的环境,设计空间都用同一个方法,设计结束后,人是要去适用这个环境。为什么对我们不能设计产生空间的方式?人和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空间也可以随之改变?

705997682648996640

尼葛洛庞帝的「建筑机器」实验

于是,他做了一个「建筑机器」:小金属块堆积成的空间,随着小老鼠的行动不断改变堆积的方式。这里,尼氏没有设计一个确定的空间,而是设计这个空间和小老鼠的交互方式,他将这种交互方式统称为「媒体」,大名鼎鼎的「媒体实验室」(Media Lab)遍随之诞生。这个实验的作用是讨论「媒介」,但是这个媒介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事实上,老鼠并没有按照尼氏规定的方式运动,常常上蹿下跳,但这个尝试开启了这个学科——交互学科,或者全称叫「人机交互」。

 信任作为行动 

913828721302342333

Tweetbots

我的观点是,交互应该是有目的的。机器做机器擅长的事情,人做人擅长的事情。两者协力,产生两者各自无法完成的事情。也就是说:人和机器的合作可以产生一种「复合的组织」。几年前我有几个小伙伴做了一个机器人,它只会笔直往前走,不会转弯。上面有一个白色的小旗,旗上写着 「带我到出口去」。我们找了一个12岁小女孩在它脸上画了一个很可爱的笑脸。小机器人一直向前走,有时候会有好心人,帮助机器人纠正方向。最后我们发现这个机器人真的有68%的概率,能够在电池用完之前走到出口去。

这是一个很有启发性的尝试。我们试图建立自下而上的系统:每个帮助小机器人的人都是自发的,我们无法预设他们是否会做。当然有些人会漠视,有些人会退而避之,有些人会担心,有些人也会蓄意为难……另一方面,这又是一个单一选择的系统——「带我到出口去」。

3796022593946555

从权力关系的角度,单一等级、自下而上的系统可以被称为「共同体」——通过简单的共识,a说服了b,b说服了c,不断积累,形成更多的人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

2014年4月份,我在《商业周刊》上看到一个报道:淘宝上出售一种检测包,可以通过试纸检测身边水源的质量。这个东西大概卖49块钱,正好在五一长假之前,很多人买了带回老家测试水质,拍下试纸照片上传到App里。虽然这个项目由于不明确的原因偃旗息鼓了,但这个项目如果做下去将非常伟大。

316787963116908350

在淘宝上出售的「我测我水」工具包

想一想4亿淘宝用户,若每人自己掏钱买这个很便宜的试纸,然后去自己家里周围测一下水质,这将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情:有最准确、最实时、最大的数据样本,政府花几亿都做不了的事情——一个民营企业的用户通过某种共识也许可以做到。这是让我觉得互联网很让我兴奋的地方。

 非物质生产和组织 

传统上,我们总相信自上而下的组织结构,用管理的方式强调每个个体要有一个很强的目的,有意识地去干一件事。有一个行为学家发现,这种大项目最多只能有10万个人,例如办奥运会,阿波罗登月等项目,就是10万人参与的自上而下的大项目。

但互联网提供的机会——想想我刚刚给大家看的小机器人——4亿人,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人在帮你做一件事情时,这个力量已经是非常强大了,这是让我非常激动的事情。人慢慢地都在互联网化,最终极的目标是人工智能——人的脑和心都互联网化。但在这之前是由远及近:先是信息的开放和联系;然后是关系开始开放和联系,不再存在线上线下不同身份;接下来我们发现可以把物放到线上,不论是房子、车子还是日用消费品。我们可以信任一个陌生人的信息、关系和物。互联网快速建立了这种「信任」,交互本质上就是设计这种「信任」。

我相信下一步应该互联网化的是技能。低技能如O2O已经非常普遍,尚未解决的是高技能,更个性化的技能的线上化。特赞就是在解决这个问题。

369789031686239084

人联网

我们在从「工业时代」到「信息时代」,从「物质生产」到「非物质生产」的变革过程中。所谓非物质生产就是生产概念、生产想法——就是在座各位做的事情——生产音乐、生产版权、生产代码、生产粉丝、生产网红……我们不再是简单的劳动,也不是提供技能的工作。和朋友喝咖啡的时候,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也许都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非物质生产时一种很积极的「行动」——具有野心、目的和政治企图。

609176369850985796

非物质生产是把人作为物质资料,因此挑战了传统的人和组织的关系。原来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10万人到顶了。非物质的生产者会资源脱离管理,主动离开组织变成独立个体。这些人的分离目是一种供给侧的自主意愿。非物质生产者们呈现一种趋势,我称之为超细分(hyperspecialization)原来我们以木桶最短的那块板衡量一个人的能力,现在以木桶最长的那块板衡量一个人的能力。只要能够创造不可被取代的价值,就会有非物质生产的对接机会,任何人的超细分价值被互联网发现之后,一个个体的一点点价值会被放大。而且反过来,当她能够提供这样价值的时候,互联网一定能够高效的给她配备某种需求。所以互动在这里变得很重要,解决了如何让「雇员/传统集体」和「个人/互联网平台」之间尽可能发生关联。

178978876390340961

员工/单位和个人/平台的并存

 新组织和人文的互联网 

我希望建一个这样的模式:人通过和组织产生某种联系,触发共鸣。带来具有目的的行动,行动再带来新的组织关系,新的组织关系再与更多的人发生关系,形成共同体,这个过程不断的循环,不再是原来自上而下的,而是自下而上的,但是有单一目标的。

今天不少演讲者的视角很近举例的看商业问题和具体案例。我希望提供另一个视角:从科技人文的角度宏观地看一看这个学科。《人类简史》有一个关于麦子的故事:人类驯化了麦子,从而有了稳定的食物来源,不用担心饥饱;但是反过来,正因为为了栽培麦子,人类不得不放弃游牧,采用定居,组成家庭,形成了一个农耕的社会模式。因此,到底是人类驯化了麦子?还是麦子驯化了人类?

现在我们有这么多先进的科技,VR、人工智能等等,其实它们也建立了一种社会形态。这个社会最核心、最根本的交互方式,就我的观点来说,应该是建立信任。而互联网,就像阿里做的芝麻信用和支付宝,让陌生人、没有见过的人还有远程的人很容易建立信任。而最基本、最核心的交互目的就是建立信任。而我认为:人和人对于信息、关系和物的互联网信任建立之后,下一步应该是建立人和人对于技能的信任。而这就是我现在创业在做的事情。

10877810047758707

1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