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APP设计师一样思考(一)

移动产品设计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我们需要对设备非常了解,甚至要改变思考问题的方式,这意味着丢掉我们从Web设计中学到的很多东西。

我跟很多设计师一样从出版设计开始自己的事业。不久之后,我发现了令我着迷的网络世界,并在某一时刻变成我的工作重心。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习了在此之前完全陌生的交互设计和用户体验的概念。

某些时候,我感到自己被困在某种重复的工作循环里:我已经找到了一种准则,一种使设计几乎不出错的方法,使我可以比之前更轻松更迅速的递交每个新项目,但是用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所有的设计看起来都一样。再此之后iOS和安卓的第一版本发布了。

随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出乎意料的变动,我开始专注于一些看起来完全不同的东西:移动App设计。那是我所需要的真正的挑战。我不只要学习新东西,还要忘掉一部分我直到那时还在用的网站设计秘诀。

几年以后,事实上是几天前,苹果智能手表新App发行,设计界百感交集。一方面,看到一个为新设计的出现提供了可能的设备。另一方面,理解一个史无前例的交互和用例的媒介令人望然生畏。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在市场上看到这样的设备。但因为新技术越来越频繁的需要新设计方法,我们必须适应这种越来越快的速率。

像智能手表一样的新设备类别驱使设计师不断的学习设计规范。

当然,第一个巨大的推动是20年前无处不在的第一批互联网入口。在这以前,大多数像我一样的设计师致力于出版行业,互联网的来到要求我们要学习怎样设计交互媒体。用户已经变得不只是观众了。

这个转型期某些比其他时期更困难,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网站那个时候看起来像在出版物上面标记了按钮——设计师并没有立刻明白这种新媒介的特征。

BBC开发的App(左)和Hertz(右)与原生App相比更像网站,并且忽略一些移动设计惯例。

今天App发生了同样的事情。经常遇到像看起来像小网站的应用:他们构建的应用像被转译到智能手机的网页,在对比度、字体、触摸目标、和手势方面纷纷失败。他们同样没有区分谁将用这个App,在哪里使用,在什么设备上使用。

当为移动设计时,需要脱离网站结构,因为它可能对我们不利。我们必须以一个不同的心态面对项目,并且为了充分发挥移动设备的优势和产出令人愉悦的体验必须完全理解移动设备。

作为一个App设计师你需要做什么?除了知识和工具,你需要改变你想问题的方式。下面是为了适应App设计世界的几条建议。

改变你的工作方式

在每一刻都有上百App进入市场——你没有时间去浪费。

作为专业人员,项目开始之前我们不再能花几周或者几个月的时间在新奇的设计细节上直到发现其他Apps已经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并且更有可能的是用同样的方法解决)。

在这里一种敏捷的的开发循环——精益用户体验(lean UX)的概念被引进而来。这种方法在持续迭代设计和发展中是必须的,保证了脑袋中只有一个关注点:用户试用之前没有什么是确定的。

Lean UX基于一个无限循环迭代的圈

因此,app设计不能从用Potoshop或者Illustrator的界面设计开始。在此之前需要画线框图原型。这样的话,如果有变化只需要花费很短的时间而不是几个月去实现。

设计师们一般倾向于从视觉设计开始:那是对我们来说最有意思的阶段。某种程度上,我们通常习惯于这样做因为这是唯一能力所及的。

近期与许多设计师聊天我建议他们项目开始的时候不用电脑工作,只需要在纸上画。这听起来太原始了以至于从未想过这种可能性。事实证明这样设计有效防止我们被其他形式的可变因素干扰(比如设计文档的大小,颜色和字体使用,等等)——可变因素和细节在项目开始的时候实际上限制了我们的创造力。

就个人而言,我发现在纸上速写非常有用,因为我们只关注于想法和问题的解决上,防止在第一步就陷入考虑细节的陷阱。

“移动先行”,或者从小屏开始是一个很好的策略。即使你的App需要同时在智能手机和平板上运行,从比较小的手机开始设计更高效。从移动的立场开始设计使我们专注于区分优先级,选择并且首先改变习惯于以大屏幕的台式电脑做为起点的心理结构。

“移动先行”做为出发点基于为智能手机设计之后转移到更大的屏幕。

第一次我用这种方法开始一个项目,我差点儿因为一个令人头疼的事情结束了。可能这跟你第一次去体育馆差不多情况;由于任务很难,肌肉还暂时没有适应而受伤。如果你没有完成它,改天再试。你会发现优先级的变化,并且迅速察觉什么是你App中真正重要的东西。

你同样可以对比带行李箱旅行。如果你有一个小箱子,你会带什么东西?你会带最重要的,当然,是你确定旅途中会用到的东西,并且把其他东西丢掉。无论你相不相信,这个普通的例子与我们为智能手机设计是类似的。

向另一半学习

一个App的成功与否取决于设计师和开发者,他们共同协作尽可能高质量完成工作。为了高效工作,你可以通过并行工作缩短迭代周期。这样你必须意识到设计和实现的复杂性。

一种实现方法是去学习使用开发工具,不需要从头到尾开发App,但至少建立起可以如实和迅速的交流设计意图的途径。


我是唯一的设计师,许多开发者正在等我完成,就造成了很多瓶颈。

到巴塞罗那不久之后,我开始在技术创业公司工作。非常吃惊的发现我是那儿唯一的设计师——我简直被开发者环绕这,一开始的遇到瓶颈是每个人都在等我去完成设计从而继续他们自己的工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学会了使用像Xcode和其他基础程序语言。这样做,你会觉得办公室所有都用同一种语言说话。设计师和开发者经常用不同的词语说同一件事使得理解变得困难。

意识到团队合作的价值

稍往回一点儿看之前内容,团队合作绝不止分享办公空间这么简单。它包括了团队成员合作和持续的沟通。精益App设计结束了那种一个人从他人结束的地方开始工作的串联过程。

但事实上大多数团队习惯于一种更加有效率的敏捷组合流程,开发者遵循一种敏捷化方法(在特定截止日期完成一个目标),设计师遵循精益方法(快速迭代,通常没有一个特定截止日期)。

但是这里依然有瀑布开发的遗留,设计师通常比团队其他人工作靠前一点儿,开发者当然可以在所有设计准备好之前开始。

这就是为什么App设计师必须意识到合作者特别是程序员是同盟不是敌人。一个更好更协调的结果是理解彼此并且培养一起工作的习惯。

我们经常害怕分享我们的工作。我们某种程度上倾向于防备可能被提出的评论,特别是来自要接手的设计师的。事实上别人讲的很多东西包括那些像程序员没有设计背景的人的反馈对改进我们的提案非常重要。他们的视角通常比我们更实际,可以保证更好的平衡。

一个我方才拜访过的公司的人员告诉我设计师和开发者在不同的楼层工作,通过不同版本的即时通讯系统沟通。我建议他们尝试换一种方式:一个项目中的设计师和开发者应该安置在一起。几个月之后他们告诉我产品质量甚至团队成员的关系都戏剧性的提高了。

 

像APP设计师一样思考(二)

1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