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电脑上最熟悉的陌生字体 Arial(上)

这次要介绍的是大家似乎都很熟悉却又很陌生的字体:Arial。就算你对字体丝毫不感兴趣,只要打开过电脑,应该都对它有印象。本文作者为英国字体设计师大曲都市先生,是难得能看到的 Arial 第一手资料,想知道它是如何诞生的,有何价值,这篇就别放过了。

Arial 常常跟 Helvetica 搞混,也常被当作是没有 Helvetica 时的替代字体使用。事实上 Arial 确实就是故意做得跟 Helvetica 很相似,连每个字母的宽度都刻意做得一模一样。在欧美的排版业界中,使用 Arial 的作品意即是「不使用 Helvetica 的作品」,会被认为是设计师对字体的使用没有概念或是太容易妥协,基本上我大致也是同意。

因为 Helvetica 只有 Mac 上才有内建,Windows 用户除非花钱买,不然是没有 Helvetica 能用,所以使用 Arial 的设计师往往被看成是不愿意对 Typography 花钱,专业素养不到家的人。除了在确保网页兼容性等绝对必需的情况外,几乎可以说是不应该使用的字体。

但是,在此之前,我们对 Arial 又有多少认识呢? 甚至你会念这个名称吗? 它是谁、在什么因缘下被设计出来的呢? 为什么直到现在还广泛使用呢? 一经深思才发现,原来我们对它是如此不了解。刚好我现在正好与 Arial 的主任设计师 Robin Nicholas 在同一个部门工作,趁这个机会,我正好来好好调查一下 Arial 的种种谜团。相信可以挖出相当多的数据,若拿来当茶余饭后的话题,一定会吓跑对方!

发音问题

首先要提的是大家最在意的发音问题。 Google 网络的结果,在日本 Arial 最常被念成「are-rile (阿赖喔)」,大约有45%,遥遥领先。很可惜的,这读音百分百是错的。那正确答案是什么呢? 很意外的,其实是「没有定案」! 念成「air-real (A哩喔)、are-real (啊哩喔)」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之所以没有一定的标准答案,原因是在他的拼法上。欧美字体的名称几乎都会申请登记商标,所以通常会选择一般没有在用的字,较能避免日后的麻烦事。与其查遍既有的旧商标,不如直接造新字最方便。所以 Monotype 就把 aerial 拿掉 e,造了 Arial 这个字,结果很早期就产生混乱了。 Arial 是个十人团队所开发的字体,竟然团队内就有「air-real、are-real」两种念法并存。我之前的上司,也是 Arial 设计主任的 Robin Nicholas 是念成「air-real」,我就照他念了。至少在英语圈里应该是「A」的音最通行,只是发音成「啊」听起来也不奇怪,尤其是在 A 发音为「啊」的法文、德文圈里,可能更常被念成「are-real」。

结论是:最前面的 A 读音比较混乱,不过 rial 的部分几乎都是念成 real。并且在英语圈内,「air-real」是最普遍的念法。

为了激光打印机设计的字体

那么,就先来看 Arial 是怎么诞生的吧。 1975 年时,IBM 生产了第一台商用激光打印机「3800」,在最初机种里内建的字体都是来自打字机的等宽字。顺便一题,这台打印机大约有 5 台家庭用的冰箱那么大,而印刷分辨率只有 144dpi。直到新一款的「3800-3」要推出时,IBM 才接触 Monotype 公司,希望能在新的机器里内建 Times New Roman 与 Helvetica 两套变宽字。由于 Monotype 公司本身没有 Helvetica 的著作权,所以就向 IBM 提议可以做一套字体来替代 Helvetica,而 IBM 接受了这个提案,就此 Arial 项目就起跑了。或许有人会觉得直接去买 Helvetica 不是比较轻松吗? 实际上当时的情况是,即使把字体权利买了下来,还是要花费相当庞大的成本去制作 3800-3 所需样的数字化点阵数据,作业量还是相同的。关于这点,在下篇会有更详细的说明。

△ 全世界第一台商用激光打印机

就这样,1982 年诞生的新无衬线字体 Arial,在 IBM 的打印机上,以 Sonoran Sans Serif 的名称问市了。这是因为位于亚利桑那州的 IBM Tuscon,拿公司前的索诺兰沙漠来命名的。Times New Roman 也被命名成 Sonoran Serif,其他内建的变宽字型也全部都用 Sonoran 开头命名(这个项目对 Monotype 来说赚头很大,所以 IBM 想要改用它们自己的名称,也是一口就答应了)。之后,Monotype 为了能对相同需求的客户提供廉价的 Helvetica 代替字体方案,就把 Arial 的字母宽度更设定成与 Helvetica 一模一样,让 Arial 更有魅力(1989 年完成了 PostScript 版本的 Arial)。而其中最大最有名的客户,就是微软了。

很多人根据这一点,认为「微软为了省下 Helvetica 那点授权费选择了 Arial,表示微软根本对 Typography 没什么关心」,这也是不对的。事实上 Windows 在 Arial 的开发、授权费用上所花的经费,已经超过一些小国家的国家预算规模了(或许还是有比买 Helvetica 便宜一点啦)。而且 Arial 能有现在的普及率,也是因为微软丰厚的支持。

1990 年,微软在 Windows 3.0 内建了 Arial 的 TrueType 字型,随着 OS 的普及,使用率也爆发性上升。1996 年更被指定为 Web 安全字型之一,现在 Arial 与 Verdana、Georgia 一样,都是在 Web 环境中,无论 Windows 还是 Mac 都能正常显示的字体之一。

在相似的星球诞生的字体?

前面讲了很多次,Arial 与 Helvetica 很相似,事实上就是「为了相似」而诞生的字体。但仔细看细节的话,其实与 Helvetica 有明显的差异,而且还隐含了与 Helvetica 不同的设计理念。

Robin Nicholas 在 2005 年接受 MacUser 杂志的访问时,对于「为了钱,身为艺术家的信念可以扭曲到什么程度呢?」这单刀直入的问题,他是这样回答的:「在巨大的组织里工作,要贯彻自己的信念是很困难的。身为设计师的我,绝对无法让步的底线,只有让设计不踩到法律红线,也就是不要去明显抄袭别人的设计」。

因此,在 Arial 的设计上,虽然受到不能跟 Helvetica 差异太大的强烈限制,Monotype 所提出的答案是:拿自己公司在 1926 年制作的 Monotype Grotesque 做为基础。事实上,Arial 其实是把 Monotype Grotesque 去变形成接近 Helvetica 的作品。Helvetica 所没有的那些 e、s 的斜切口、切尖的 t、没有做成箭头状的 G,其实都是来自 Monotype Grotesque 的设计。某大网络百科里所说的与 Univers、Swiss721 的相似点,全部都猜错了。顺带一提,Monotype Grotesque 在 2012 年有被重新设计,现在以 Classic Grotesque 的名称有在贩卖。

Arial 与 Helvetica 还有一个差异,虽然差异不大,Arial 拥有比 Helvetica 更大的字腔与字间。若用排版在展示文字 (display) 用途,Arial 排起来比起 Helvetica,就是有种神秘的松松垮垮的感觉,理由之一就是因为 Arial 白空间取得比较松,让它比较适合用在(低分辨率的)内文排版上。请记得他是为了 240dpi 的激光打印机设计的。它与 Helvetica 字母宽度相同,但字间取得比较大,当然每个字都稍微窄一点,或是线有稍微细一点。很~~仔细看的话,Arial 排版的灰度会稍微比较明亮一点。真的差异不是很大,但这也是与 Helvetica 设计意图不同的地方。

Arial 与 Helvetica 重迭在一起的图。共通的部分涂白,黑色的 Helvetica 多出来部分的面积比较多,由此可以看出它线条比较粗,排版时的灰度也会比较深

Arial 的价值

讲了这么多,还是很难把它独有的设计理念跟其「用来代替 Helvetica」的背景一并看待。由于它诞生背景的原罪,欧文 Typography 界根深蒂固地有着 Arial 万恶论,只要用了 Arial 就是被嘲笑的对象。但就其造型来说,说真的其实并不差。除了与 Helvetica 有相通的字宽以外,其实它是与 Helvetica 并不相同的另一个无衬线 Grotesque 字体,具有它独自的造型。如果哪天 Arial 能够抛开 Helvetica 的枷锁被重新设计,相信能够重新得到应有的评价。在那天来临之前,Arial 也不是非用不可的字体就是了。

不过,这也不是说 Arial 是个没用的字体。就如前面所说,也许只是纸上的推论,Arial 理论上会比 Helvetica 更适合内文的排版。当要排一篇文章时,如果在犹豫要使用 Helvetica 还是 Arial 两者选一时,选择 Arial 应该没有问题,至少在理论上 Arial 是比较适合的。常常看到很多网页在指定字型时,将 Helvetica 设为最优先,其次才是 Arial;但以内文来说,或许颠倒过来才是比较适合的,也许吧(话说回来,也许根本用 Helvetica 还是 Arial 都不是最佳方案也说不定)。

在这里稍微广告一下,Helvetica 用在内文排版时,有更好的方案。首先要推荐的是稍微加宽字间,调整成适合内文使用的 Neue Helvetica。另一个是将 Helvetica 重新设计过,2011 年由 Font Bureau 公司推出的 Nenu Haas Grotesque,这套字体有大字用与内文用两种版本,内文用的版本拥有比 Arial 更松的字间设计。另外,Linotype 还推出了适合屏幕内文显示版本的 Neue Helvetica eText,拥有市面上各种 Helvetica 中最宽松的字间设计。请参考看看选择最符合您需求的方案。
另外,前面也提到了,Arial 真正来源的 Monotype Grotesque 也已经被重新设计,以Classic Grotesque 的名称贩卖中。不只重新描绘了每个字,也发展出了各种字重,并开发了斜体,补齐了本来不完整的字体系列结构。

以字间的紧密度(不适合排内文的程度)排出现在通行的各种 Helvetica 字体的结果。其中 Nenu Haas Grotesque Text 适合印刷也适合屏幕,Neue Helvetica eText 比较是屏幕专用,其他三者都还是有种肩并肩在一起的印象

在我任职于 Monotype 之前,Arial 曾经是我很讨厌的字体。但在原作者身边工作,理解其制作背景后,现在我已经没办法轻易的说出「Arial 万恶」这句话了。现在对于 Arial 的看法变复杂很多(这是好事),像是这篇文章也写得好像是一下夸 Arial 一下损 Arial,正就是我自己对 Arial 复杂的感情摇摆不停的证据。虽然前面说了没有使用它的必要,但要向它学习的地方倒是很多。接下来的下篇将以 IBM-3800 内建的字体样本,更深入剖析 Arial 的制作背景!

1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